刘喜奎是民初第一女伶 拒绝三任总统求婚

YLFH3UB9q 2021-10-14 阅读:6
刘喜奎是民初第一女伶 拒绝三任总统求婚

刘喜奎原名刘桂缘,祖籍是河北省南皮县的黑龙村。她家原来是官宦之家,她的祖父刘有铭官至工部左侍郎。


刘喜奎是誉满全国的红角。据当时的报刊记载,刘喜奎“每一登台,彩声雷动,天津戏园,卑词厚币聘之,唯恐落后,亦足见其声价矣”。观众更是狂热,报纸记载,“虽以《错中错》之平淡无奇,观者亦满坑满谷”。北京戏园的老板们也纷纷慕名而来,请刘喜奎到北京演出。于是,刘喜奎来到了北京。


严拒袁世凯父子


此时的北京,正笼罩着袁世凯复辟帝制的阴云。一些心腹和幕僚向袁世凯献媚说:“近日有一个色艺双绝的坤伶在北京演出,何不让她来唱堂会,散散心解解闷呢?”袁世凯一听“色艺双绝”,顿时来了精神,问: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
一个幕僚说:“刘喜奎。”袁世凯心里咯噔一下。他在天津时就领教过刘喜奎刚烈的性格,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不能打退堂鼓,说:“好,明天请她来唱堂会。”


到了中南海,刘喜奎被安排在一个叫“流水音”的院落。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就悄悄问带她来的侍卫,侍卫告诉她,流水音是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住的地方,俗称“二爷处”。袁克文虽然多次追求她,但是都遭到她的拒绝。这次来唱堂会,袁克文肯定会借机捣乱。刘喜奎本来就惶惶不安的心里,现在又平添了几分忧虑。



刘喜奎只好跟侍卫来到总统府。总统府的大厅里,袁世凯正和一帮僚属打牌。刘喜奎直奔袁世凯面前,大声说:“大总统找我有什么事?”袁世凯本来想让刘喜奎陪他打牌,但怕遭到拒绝下不来台,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借口,只好说:“没……没什么事。”刘喜奎说:“大总统没有事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说罢,飘然走出大厅。


袁世凯讨了个没趣,脸色非常难堪,说:“这个戏子真难斗!”


这时一个幕僚出主意说:“大总统,您要是把她娶到手,不就不难斗了嘛!”袁世凯觉得言之有理,立刻让副总统黎元洪、相国徐世昌和清史馆馆长赵尔巽去当说客,他想以三千两黄金为聘礼,娶刘喜奎为十姨太。


三个人来到刘喜奎的化妆室,对她说明来意。刘喜奎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要说三千两黄金,就是三万两我也不会出卖自己!我早在报纸上发表过声明:有势我不怕,有钱我不要!……”三个人灰溜溜地走了。


袁世凯虽然死了心,但是袁克文却来了劲儿,反复纠缠刘喜奎;袁世凯的三儿子袁克良也趁机捣乱。袁克良过去一直追求刘喜奎,遭到拒绝之后仍不死心,这次他又别出心裁,雇了一个乐队,整天包围着刘喜奎吹吹打打,弄得刘喜奎心神不宁。他还到处扬言:“我不结婚,我要等着和刘喜奎结婚。”


不管袁世凯父子如何纠缠,刘喜奎始终没有屈服。



怒斥辫帅张勋


刘喜奎被迫来到张勋府中,张勋正在喝酒。刘喜奎说:“不知大帅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张勋说:“来,先陪大帅喝一杯再说。”刘喜奎说:“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能喝酒。”张勋看看刘喜奎,大声喊:“来人啊!”几个马弁应声而至,张勋低声吩咐了几句,不一会儿,他们就抬来三个柳条包。张勋命令说:“打开!”三个柳条包并排放在地上,里面装的全是白花花的银元。刘喜奎心里立刻明白了张勋的用意:这是让我给他当小老婆啊!但是她故意装作不懂,说:“大帅,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勋得意地说:“送给你妈养老。”刘喜奎说:“张大帅,我虽然是个艺人,但是过去王爷也见过,总统也见过,但像您这样对待我的人,还是头一次。世间黄金白银有价,艺术无价。如果我想赚钱,眼前这点钱实在算不了什么。我要的不是钱,是大帅对我们伶人的尊重。您这么做,不是轻薄了您自己吗?”


张勋恼羞成怒,怒吼说:“你不嫁给我,就别想出我的府门!”


后来刘喜奎假装答应嫁给张勋,在回娘家的途中设计逃回济南。


智斗曹锟



这一天,刘喜奎和往常一样来到中和戏园准备演出。她刚下车,就看到戏园的经理在门口等候。经理说:“有两个人已经在后台等了你半天了。”刘喜奎说:“等我的是谁呀?”经理说:“一个是四川、广东、江西、湖南巡阅使曹锟,一个是陆军次长陆锦。


刘喜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曹锟在天津时,刘喜奎曾经去他家唱过堂会。他有个姨太太叫刘凤玮,在嫁给曹锟之前也是河北梆子演员。曹锟借着姨太太和刘喜奎的这层关系,在唱堂会时经常风言风语地挑逗她。以后曹锟再请她唱堂会,她都拒绝了。今天他来到戏园,刘喜奎觉得凶多吉少。


刘喜奎走进化妆室,曹锟和陆锦立刻迎上来。陆锦看到刘喜奎一点也不热情,就教训说:“刘老板,你要好好感谢曹大帅。要不是曹大帅打败了张勋,你能在这里演戏吗?以后你要想平安地演戏,也得靠曹大帅给你保驾。”


曹锟马上说:“对,有我在,以后谁敢动你一根毫毛,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”曹锟大包大揽,“以后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咱俩……”他的话里透出一种露骨的轻薄。刘喜奎没有理他的茬:“我还要演出,咱们再见吧。”


曹锟碰了个软钉子,心里窝了一肚子火,不甘心就此罢休,一直想机会报复。



被骗误入崔门


陆锦手下有个局长叫崔承炽,在报纸上公开揭发陆锦贪污军饷,大快人心。刘喜奎痛恨陆锦,看到崔承炽敢仗义执言揭发陆锦,便将崔承炽引为知己,产生了爱慕之心,主动请一个姓黄的先生去提亲


崔承炽是陆军大学的毕业生,长得又高又瘦,还有肺病,年纪尽管只有四十多岁,但看上去却像个老头儿。他原籍是武清县,家中已经有妻子,听说刘喜奎要嫁给他,顿时受宠若惊。他怕失去刘喜奎的爱情,就对黄先生隐瞒了自己岁数,说自己才35岁,还没有结婚。为了慎重,刘喜奎又让他二舅亲自去相亲,察看崔承炽的相貌人品。崔承炽深知自己的尊容难以和刘喜奎匹配,就想了个办法,让他的勤务兵刘四代替他相亲。刘四是从农村来的小伙子,身材魁梧面貌英俊,穿上一身军装,俨然是一个英武的青年将军。刘喜奎的二舅对刘四非常满意,回去对刘喜奎一说,婚事就定了下来。


后来曹锟知道后非常生气,就撤了崔承炽的职位。



崔承炽回到家之后,他站在刘喜奎的床前,毕恭毕敬地说:“刘喜奎女士,我对不起你,您只当做了一个梦。我现在就送你回去。”刘喜奎拉着崔承炽,让他在床前坐下,说:“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他们欺人太甚!你不用难过,我既然已经嫁给你,就绝不反悔。从今以后,有难我们共同承担吧。”


刘喜奎的一席话,感动得崔承炽热泪盈眶。为了回击曹锟对崔承炽的迫害,刘喜奎以自己的名义,在报纸上发表声明,宣布他和崔承炽是“爱好作亲”。曹锟看到刘喜奎的声明,气得摔坏了两把椅子。他和陆锦商量了一个毒计:崔承炽有肺结核,不能劳累,他们就让刚刚结婚四天的崔承炽立刻到江西去视察军情。崔承炽从江西回来,已经病入膏肓,他们不管这些,又让崔承炽立即到长沙、河南视察军务。不到两年,就把崔承炽折腾死了。


崔承炽在病中,刘喜奎始终如一地照顾崔承炽的生活,千方百计地为崔承炽治病,病中亲自给他煎汤熬药。


崔承炽死后,刘喜奎闭门谢客,一直隐居在北京一个小胡同里,孤独贫困地生活了二十多年。
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
评论(0)

二维码